很早以前就想去日本自助旅行,有些東西是跟團看不到的

就算以後的建築系聽說很常出國,意義仍是不同的

任何旅行,只要有「目的」,得到的就會少很多了。

 


 

原網址: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pepsiwilly/16558155

從日本打工度假回來之後,兩年內我陸陸續續又去了日本好幾次。
有時候是為了跑馬拉松大賽,有時候為了逛古董市集和咖啡店,
有時候純粹是為了放長假,逃到一個台灣人管不著的地方。
 
每次去都有許多龐雜的感想,也領悟到很多事情。
有些事情非得住過一陣子才會理解, 
有些細節則只有觀光客才看得見。

不管如何,這些感想的質量和數量

───請容我自負地說───

輕鬆地勝過任何飛一輩子的空姐們或假考察真觀光的立委們。


 
一踏上日本的土地,心裡總會浮現一種奇特的自卑感
如果要形容的話,就好比一個念B段班的壞學生誤闖A段班,
看到人家的教室窗明几淨、同學俯首認真念書,牆上掛滿整潔秩序比賽的優勝獎牌。
而自己可能永遠都贏不過別人,
那種驚奇與震撼,還夾雜著些許羨慕、嫉妒和類似絕望的複雜感情



因為這是一個即使生為醜男醜女也要認真打扮,
不管是不是認真上班每天都會穿得很體面才能出門的國家

超講究的高級訂製西裝和皮革公事包、上萬日幣的羽絨外套、完美無瑕的妝。
每個人都會低調地用昂貴的好東西。
 
是的!這個國家的國民所得一定有三萬美元。
只要是明眼人都能觀察得出來。 


 
日本真的是一個住起來很安心的國家:
在這裡我才領悟到:原來這才是一個國家應該有的樣子!

天氣預報準確到嚇人的地步(例如下午三點雨就會停)、
電車幾乎班班準時、公車司機會等你坐穩才開車、
過馬路不會擔心被車撞、柏油路平坦無奇、
自己家的花草總是用心照料,房屋的磁磚乾淨到可以用舔的。

租房子時房東會先請清掃公司整理和消毒完再交給你、
每個房間都有陽台可以曬衣服、衣服晾完隔天一定乾。

公司幫員工付交通費和加班費是理所當然、
一年有四個月年終也是理所當然。
平安夜打工時薪增加也是理所當然。

廣告和出版不會出現醜東西、也不會有醜陋或懶惰的商品包裝、
電車和百貨公司不會到了冬天還狂開冷氣,
不管買什麼東西店員都會給你無敵燦爛的微笑。

想看的節目永遠可以預錄、
回到家只要一個按鈕就可以把浴缸的熱水放滿...

這些對日本人而言,都是最基本的生活常識。
對台灣人來說,卻是連有錢人都沒聽過的奢侈

是啊!我知道。
你不能要求B段班學生每個都把目標設在考上建中或北一女,
因為他們可能有更擅長的事。

但是,那到底會是什麼?


東京這個城市不管住哪裡,
幾乎再偏遠的車站出來,都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小世界:
有大超市、藥局、書店、洗衣店、花店、速食店。
生活所有需求都可以在此地解決。

反觀台北,要開店似乎不用太懂經濟學,也完全不需了解當地居民生活需求,
算好筆劃和風水比較重要,亂開都有人上門,店倒了就怪運氣不好或算命老師。

拿我住的看似熱鬧的捷運永安市場站來説:
這一站每日的進出人口約是四萬人,算是排名前二十名的大站。
方圓一公里之內卻連一間書店花店都沒有,
藥妝店卻不知為何在一百公尺內連續開了三家?
他們難道沒讀過經濟地理,不知道消費人口會被均分?

難怪在台灣,
「芒果冰店」的隔壁永遠是「芒果冰店」,
「摩斯」和「麥當勞」也常是好鄰居,
「50嵐」附近一定有「Coco都可」想分一杯羹。

前陣子從台鐵浮洲站(隸屬新北市板橋區)走出來,
當地明明是密集住宅區,站前卻只有一家孤單的便利商店,
這荒涼的景象使我徹底愣住了。


如果日本這個國家有教了我什麼的話,
那就是「有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」這個道理。
每天看他們的電視廣告,發現生活上會遇到的各種疑難雜症,都在廣告上變成商品了:

衣服曬不乾就發明室內晾衣專用洗衣粉,
暖爐桌下面變臭了就發明噴霧芳香殺菌劑,
天氣冷就發明HEAT TECH,
冬天不想坐冷冰冰馬桶蓋就讓它自動加溫...

簡而言之,
這是一個大家絞盡腦汁努力尋找答案,讓生活變得更舒適的國家,
台灣則是一個有許多問題產生,卻始終沒有人想要解決的國家:

我們的高鐵售票機永遠只能找你十幾個50元硬幣、
下雨天在男廁的小便斗前,雨傘總是掛了又滑下來、
幾十年來的壁癌問題沒有讓我們變成防壁癌大國、
中文輸入法永遠無法記憶我們的常用字彙、
柏油路到底要怎麼鋪才會平坦個至少三年...

跟左右鄰居一比起來,只要有任何不如人的地方,
就會出現「我們有人情味」「我們有美食」的話來安慰自己。
這樣的國家永遠不會強大的。


日本的美術和設計為什麼總是這麼迷人?
答案很簡單:因為人家都是從「基本功」下手
用最簡單最沒有變化的本質開始出發,不炫耀技巧也不譁眾取寵。

日本文化中所謂的「空寂」「少即是多」
或者講白一點:所謂的「無印良品」美學,
真是日本文化裡最營養最奧妙的部份,也是給所有地球人的禮物。

台灣人不管在哪個領域,常常「基本功」沒做好就想要賣弄技巧:
 
拍電影(說一個流暢的故事是基本功),
蓋房子(防水防漏,冬暖夏涼是基本功),
治理天龍國(鋪好柏油路是基本功),

基本功還沒做好就想要包山包海,所以樣樣都遜!
「基本功」三個字值得所有台灣人作為警惕。



對照日本,我對台灣大眾文化最失望,也最期待出現的是:
 
我們始終沒有「大人的」(オトナの)文化。
 
沒有「大人的」專屬用品,缺少「大人的」的美學,乃至於「給大人吃的」零食都沒有。

所有台灣的街頭文化、流行歌曲和電視廣告、偶像連續劇,
甚至7-11所有集點促銷公仔或高鐵周邊商品,
似乎都是針對25歲以下的「年輕人」而存在,
「大人們」在大眾文化裡彷彿都隱形而失聲了。

大人需要比較沉穩、雋永、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東西,
不要再餵我們吃西門町小朋友吃的食物了。


比這件事還要可悲的是:
 
我們甚至沒有「男人的」(オトコの)文化。
 
我們的消費文化是全被歸類為單一性別的女性世界
而別人早就有好幾百種男人吃的甜點和零食,
無數種給男人看的雜誌,還有無數家男人專屬的百貨公司!

所以,想要賺錢的台灣企業,
只要想辦法賺到「大人」和「男人」的錢就夠了。
可惜台灣人都跟派大星一樣:
懶惰、遲鈍、不用功、缺乏自覺、永遠只會模仿和抄襲

所以人家先有Heat Tech,我們才想到要作發熱衣,
人家做出什麼暢銷了, 我們也來分一杯羹。
抄來抄去永遠抄不到人家商品中隱藏的哲學內涵。


 
日本這個國家會有如此多體貼的新產品和不可思議的新發明,
全要歸功於他們追根究底的好奇心和求知欲,還有近乎宅男般的偏執狂。

因為我這幾天在日本看綜藝節目,出現了這三個單元:
 
① 如何用起重機製作世界上最大的大阪燒?
② 如何讓遊樂園的投幣式熊貓玩偶跑得和腳踏車ㄧ樣快?
③ 計算人一輩子會花多少錢買便利商店的雨傘?
 
以上完全不是台灣人會想要關心的問題,
我納悶的是台灣人到底關心什麼?



這次我才真正地發現:
日本人的薪水明明是台灣人的3倍,卻到處都充滿和收入不成比例的便宜東西:
 
一個人唱KTV三小時只要700日幣,鞋子一雙900日幣,
百円商店的東西比我們的勝立百貨都要便宜,藥妝店更不用說了。
不禁讓我覺得台灣真是超沒競爭力,每個人都被當成冤大頭的鬼島。

跟這些年薪三四五百萬日幣以上的日本上班族比起來,
身為低收入戶的台灣人,
為什麼可以吃一頓貴而不實的160元摩斯漢堡套餐卻連眉頭都不皺一下?

這是我覺得很詭異的事情。


從日本人身上,我還學到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:
裝備齊全」和「如何看起來很專業」的美學。

簡單的說,就是「在對的時間/正確的場合/穿對的衣服/用對的裝備」,
不管自己到底是真的或只是裝的

在台灣,常常看到有人穿睡褲打網球、穿西裝褲爬山,
極端地來說,氣溫25度時也常看到有人穿羽絨外套上街。
 (你說,根本和對岸穿睡衣出門的426是同根生嘛!)。
 
台灣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看起來「專業」一點。
不過,也許這都要怪台灣根本沒有賣「好裝備」,所以大家沒得選擇。



離開日本之前,我買了一年份的眼藥水庫存。
心裡更焦急的是,這段不會再去日本的日子,
我最愛的筆記本用完了怎麼辦?
只有日本才買得到的書怎麼辦?
那些東洋糖果無法補貨怎麼辦?
只有那個牌子才有效的頭痛藥吃完了怎麼辦?

一瞬間焦急的情緒竟然轉為憤怒:「為什麼台灣商人都不懂得消費者的需求?」
我也想愛用國貨,我也不想變成崇洋媚外的傢伙,
但想要的東西國內根本不存在,商人也沒嗅到我們的需求。

例如隱形眼鏡專用眼藥水,台灣人需求量這麼大,自己研發生產有這麼困難嗎?
例如糖果,做個味道濃厚連大人都喜愛的有這麼困難嗎?
例如蚊蟲咬傷藥,學日本人把它做成不沾手的膠水不是很好嗎?

連手機面板都能幫全世界代工了,
最簡單的東西(例如好吃的優格或找零時可以吐出鈔票的售票機)卻永遠做不出來。


雖然日本有很多東西和態度值得我們學習,
但我也不贊成把整套未經消化過的東西移植過來。

例如
台北市赤峰街的「小器」台南市正興街的「蜷尾家」
台南市富北街「衛屋茶事」台南市樹林街的「KADOYA」
這些獲得大家一致好評與讚賞的店鋪卻讓我相當感冒。

是的,他們的店很用心,也做得相當道地(我不想用「日式」這老梗形容詞)
但即使做得再像,也只不過是模仿罷了,拜託這裡又不是京都
甘地的英文說得再好,他仍然是殖民統治下的一個印度人
 (所以某天他覺醒後開始革命了)。

有些東西必須經過消化,和本地文化做適度的結合和思考,
否則模仿得再像也只不過是東施效鼙。
從這些店身上,我看到了台灣這一代文藝青年的瓶頸。



不管是桃園機場或松山機場,
只要一踏上台灣土地,從空橋開始就能夠聞到熟悉的霉味
希望這是只有台灣人自己才能辨識的味道,千萬別讓外國人發現。



也許是日本太乾淨了,
回到台灣忽然覺得房間好髒,於是開始拼命整理和清除灰塵,
是的!我體內沈睡十年以上的處女座就要復活了!


 
當然,我知道這世界上不只有日本這個國家,
我也不想變成一個只懂日本的無聊的人,
因此下回去日本應該會是很久以後了(除非想不開轉行當台灣人領隊)。


 
所以接下來應該是 Hello Vietnam ?
或者 Hello Indonesia ?

我也不知道。
(完)

創作者介紹
A K

A K

A 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