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約國二時,母親就已經買了成寒老師的全套教材,但是,被動的英文永遠學不好。

其實,第一次看到老師的學習方式,就非常心動,但當時的課業壓力和被逼的緣故,

總是很討厭每晚十點的催促聲,一百萬個不情願。早上仍是睡眼惺忪時,

也常常被逼著跟訴。出門的車上,沒有帶單字本就會被罵,久而久之,

自然也就心生厭惡,母親的緊迫盯人也是有週期性的,約略半年一個循環,

單字本就像以前寫日記一樣,每次又從頭開始,沒有一本是完整寫完的。

幾年下來,她也就不再管了。

 

如今要上大一了,想趁著剛考完試到大學開學前的幾個月,重拾回當初的熱情。

也是因為有幾次的深刻體悟,在台北街頭,常有很多日本觀光客在捷運站問路,

而我的個性,只要不趕時間,一定把他們帶到送上捷運、說明幾站下車。

有一回,在帶四個打扮 fashion 的女生到捷運

(雖然後面行李的咖啦咖啦聲讓我覺得自己活生生的像個地陪),要下去到捷運站時,

只有樓梯,我想幫她們找電梯,卻連 elevator 這種簡單的單字都沒辦法自動的說出來,

只能指著樓梯和她們的大行李苦笑終於她們上捷運了,我又說:"One step."

負責溝通的那個女生露出疑惑的表情,然後才笑起來說:"OK! OK!"

從她的發音就知道她英文也不是很好,且是標準的「日式英文」,之後我非常懊惱,

應該是要說 "One stop."或"Next station."原來我的程度竟是如此差勁!

 

花個週末特別回家把所有教材copy到電腦,結果回到台北的頭一個星期只要是

出門走在路上就會聽,但也只是心理作用,幾次回家又被母親責罵,

昨天才把 Cinderella 的單字全都邊聽邊抄上,又是不同的感覺,一種豁然開朗!

 

前陣子的假日常常會去朋友家和他一起看影集 Dr. House ,他小時候住加拿大,

國小才回台灣,英文很囂張(ex: 會把高分的英文作文送我,說教室後面會貼出來

幫他留著。)雖然是兩個人,但他還是要一人一隻耳機而不用電腦放出來,說:

「想要把它聽懂。」這就讓我想到小時候,父親用電影「男人百分百」

(What Women Want)學英文,幾乎半年的時間,他每晚都在視聽室,拿著遙控器,

看一句寫一句。到後來好像是聽一句寫一句,最後是厚厚一疊的正反 A4 紙跟我們炫耀。

這方式也很棒,我之後也會選一部喜歡的電影-Harry Potter 第一集來練,

記得第一次聽到清純可愛的妙麗在火車上的對話,那英國口音令我十分震驚和著迷,

記憶猶新!且 J.K. Rowling 發明的咒語,都有英文上的巧思,練起來應該會很有趣。

 

目前閱讀書籍:躺著學英文2 / 成寒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瀑布上的房子 / 成寒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記得你22歲的眼神 / 鍾子偉

 

有計劃的早晨,就算只睡三個小時,起來的時候心情都不一樣。

台北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A K

A K

A 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您的暱稱 ...
  • 要說到做到!Michael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